臉這麼臭 我怎麼會不知道你愛我  我有寫日記呀 寫日記除了記錄外 最重要的是反省
我都把你對我愛的表現 寫下來了
臉雖然臭 很多事你都默默的做 只是不會說而已 不像我 說很多 做很少

94年開始 我每天都在你耳邊說 無論如何 一定要買間房子
〝我同學最近買了間大樓耶〞
就這樣 雖然當時存款只有40萬 但還是跟銀行貸款 買了間20坪的老公寓
95年時候 我每天都在你耳邊說 無論如何 要當有錢人 一定要從事房地產
〝隔壁的叔母最近把加油站的透天買下來了耶〞
就這樣 雖然兩個人身上沒有閒錢 還是想辦法再買了間20坪的老公寓
96年 〝我同學在彰化買了間透天〞
97年〝 我同學下來高雄買了間公寓租人家  〞
98年 〝我同學下在高雄置產 又買了間透天在桂林〞
〝 隔璧的叔母買了間透天給女兒〞
我們也跟著買買買

只要聽到這兩個人買房子 我就會一直在陳大哥的身邊 像蒼蠅一樣嗡嗡嗡 每天講個不停
只是一樣是買買買
她們都是拿現金去買房子 我們兩個阿呆 卻是跟銀行貸款置產去  
一點也沒有發覺負債越來越多  喘不過氣 !
還一直跟陳大哥洗腦說:通貨澎漲就是要跟銀行借錢出來用 就對了

直到去年葳葳受了重傷  出現的巧合 小潔開始相信原來上帝一直在我身邊
陳大哥才開始脫離我這煩人的嗡嗡嗡
這股寧靜   差點就在今年5月   隔壁的叔母  又要買房給小兒子   給劃破了
隔壁的叔母跟我說:我想把我女兒隔壁的透天買下來!  可是對方的價錢很硬!

我承認 我的不安情緒又出現了 
幸好 幸好怡君翻了撒母爾記上17:38-40的經文給我看

38.掃羅拿自己的戰一給大衛穿
把銅盔戴在它頭上
又給他穿上鎧甲
大衛把劍束在戰衣上
試著走走 卻走不動
因為他素來沒有穿過
大衛對掃羅說:我穿了這些東西走不動 因為我素來沒有穿過
大衛就脫下盔甲
他手裡拿著自己的杖 放在袋裡 就是他牧袋裏 
手裡又拿著投石帶 向著那個非利士人走去

45.大衛對那個非利士人說:你來功擊我 是靠刀劍 長茅 標槍
但我來攻擊你 是奉萬軍之主耶和華的名
49.大衛伸手從袋裡拿出一塊石頭 用投石帶甩去 擊中了那個非利士人的前額 
他就倒下 面伏於地
50.這樣 大衛光用投石帶和一塊石子 就戰勝了那個非利士人 把他殺死 當時大衛手裡並沒有劍
51.大衛跑過去 站在那個非利士人身邊 把他的劍革肖拔出來  砍下他的頭

至於大巨人掃羅呢的下場呢? 撒母耳記上31:8-9交待
第二天 非利士人來剝被殺的人的衣物 
發現掃羅和他的三個兒子都倒斃在基利波山上
他們就割下掃羅的頭顱 剝去他的盔甲
又派人到非利士人的四境 向他們的偶像的殿和人民報信

看完這幾節經文 才知道 同儕壓力是這樣的讓人喘不過氣
巨人掃羅的盔甲 表示現今世人的價值標準   財富越多 越讓人覺得安心
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財富越多   其實越容易讓自己深陷惡人的目光中

但小潔身邊出現的同學和隔壁的叔母 上帝安排她們出現在我面前 是要氣我的嗎? 
(當然她們的行事為人是低調的 只是被我在這說出來)

雖然小潔覺悟的慢 但還是被我弄懂了 這又要提到另一段經文列王紀上3:9
所以求你賜給你僕人一顆服從的心 可以為你的子民主持正義 辨明善惡
因為你的子民難以管治 誰能為他們主持正義呢?
11.上帝對他說:既然你求這件事 不為自己求長壽 不為自己求財富 
也不求你仇敵的性命 只求自己能明察秋毫 可以聽訟斷案 
12.我必照你所求的賜給你 我必使你心裡有智慧 能明察秋毫 

天啊!上帝不是要我看人的表象 是要叫我多學習她們的特質
對年老的父母孝順
看顧子女無微不至
對先生順從
對待朋友親切有禮
出門只要稍加打扮 就明豔動人
在料理上更是配色配菜用的恰到好處
要怎麼說呢?
這些本質在她們身上都顯而易見 而我卻忽視 沒有好好學習

哎!只能說 後知後覺 總比不知不覺好
這怡君根本是來救陳大哥脫離萬丈深淵的
陳大哥很以我的意見為意見    雖然一開始會擺臭臉 
但最後還是會完成我愚知下的建議

陳大哥以前總是在大太陽下 曬太陽監工   
現在是不用監工了  但這太陽還是要曬   曬太陽學拍照!^^
小潔有長腦了 沒在旁邊乘涼 我就在陳大哥身邊幫他側拍
是說我怎麼變乖巧了 其實好像也不是    我在等他手上的那台相機啦
陳大哥拍完 換我用!
是說好想再買一台好一點的專拍人像喔
是說腳架也還沒買
是說我要買的東西真的好多好多
是說...
我想...陳大哥的耳朵好像又要開始不安寧了!^^哈哈

小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