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潔星期五晚上本來以為只是小感冒
沒想到半夜以後開始發高燒
當然星期六一整天就不能下樓顧店了


星期六一早
葳葳摸了我的頭說:媽媽發燒了
陳大哥問了我:是身體起不來還是發燒
伸過手摸了額頭一下說:不然你今天不要下樓了 要吃甚麼我們再買上來給你吃


小潔就這樣一直在床上躺著
但還是得起來尿尿
喝了放在旁邊葳葳倒的水
又再躺回床上繼續睡
心想:
剛剛鏡子裡的小潔臉真腫
很像哭得很慘後的那種感覺
難看死了
再睡吧
睡起來後應該會消一點


過兩小時後
阿清哥和葳葳上來了
阿清哥拿了瓶舒跑給我

葳葳還幫我去走道外裝水
跟我說:發燒喝舒跑會比較快退燒
我跟他們說:謝謝

葳葳摸了我的額頭後
他們又下樓了


小潔一直昏睡到晚上6點
我感覺有比較好一點了
頭沒這麼暈了
但我覺得
我的頭髮很像快燒焦的樣子
整個硬邦邦好不舒服

我想洗頭又想洗澡
但我卻不想爬起來

這時阿清哥上來問我:媽媽你有沒有想吃什麼?
我問阿清哥:你晚上吃甚麼?

阿清哥說:吃饅頭
可是媽媽你不可以吃饅頭
因為生病的人要吃粥或喝熱湯


聽完
我跟阿清哥說:我想吃麵包
阿清哥說:我知道 是那種菠蘿裡面有夾草莓的對不對!?
我說:你最知道媽媽要吃甚麼了


阿清哥買回來後
我以為他要下樓去了
因為我不在樓下
他就可以一直打電腦
沒人會管他了


沒想到阿清哥跟我說:
媽媽
我陪你吃完麵包
你有沒有覺得我們兩個這個樣子
好像上次你離家出走的那天喔


我問阿清哥:你還記得喔
阿清哥說:
多久我都會記得
因為我們是一家人

我們老師上社會課時
剛好在教〝家庭〞
我以後也要生後代

就像現在你生病
如果沒有我和葳葳
誰幫爸爸顧店

爸爸在二樓跟工人說話的時候
店裡來了一個客人
我問她有沒有來過
還拿了張紙給她寫名字和電話

然後她就走了
我看媽媽以前都這樣做

如果媽媽沒有生我和葳葳
誰~
幫爸爸顧店

誰~
來照顧媽媽

我不要像法國人
法國人那樣不好
都不生小孩
看他們以後生病的時候怎麼辦?


我好奇阿清哥法國人的事怎知道的:
他告訴我
去法國的時候
媽媽有跟我們說
法國人都不生小孩
他們專門偷抱人家的小孩
所以我和葳葳要牽好
才不會被人家抱走!


原來...小潔說的話
這兩個小傢伙都聽進去了
(歹勢啦!法國人~讓你當一下壞人)




晚上陳大哥上樓來
帶了兩碗泡麵
叫我喝個湯再吃藥
比較不會傷胃


就這樣
小潔整整休息了一天
就好啦!
燒也退
頭也不暈
連喉嚨都不痛

當然
臉消回來嚕
不然還真像豬頭耶
下樓顧店搞不好客人還以為我被家暴


幸好有你們
小潔好的快

小潔好久好久沒生病了
沒生這個病
我真不知道
原來你們也會照顧小潔關心小潔
你們真的對我好好


我其實對你們有些慚愧
因為我每天都在叫你們喝水喝水的
H1N1有多可怕
最好不要生病

沒想到
這次生病的是我
謝謝!
寶貝們 媽媽愛你們! 



後記1.
星期一阿清哥放學後提醒我
問我:媽媽~你藥吃完了沒?
我睜眼說瞎話回答:吃完了!
阿清哥接著說:
我們老師說
如果藥沒吃完
病毒就會繁殖成新的細菌
到時就沒有藥可以吃了

他說完還一臉正經八百想嚇唬誰的樣子
小潔看了
只好趕緊跑去後面
把我一天沒吃的藥趕快開一包來吃
他的態度可真嚇到我了

這阿清哥!
謝謝你的恐嚇啊!
你幹嘛學媽媽這麼像!



後記2
今天星期二
陳大哥那傢伙當時一聽到我發燒
就叫阿清哥關冷氣
叫葳葳把門打開
叫我不要在坐在椅子上
說:
等一下6點診所就要關了
你要不要先去掛號做快篩

我才好沒氣的說:
你要不要等我先打電話去問有沒有快篩啊?!
不然我會白跑一趟?!


其實當時我心裡有點生氣
是怕我有傳染病嗎?


事後想一想
雖然小潔每個月會經痛
但我其實很少生病
也沒甚麼意外受傷
我在他們生病的時候的
處理態度好像比陳大哥更冷酷
更一板一眼
好像更不溫柔
更會發脾氣


原來...生病的人
除了按時吃藥外
更需要人溫暖的對待
更需要人尊重他的需要
當然生病的人怎會不知道甚麼食物對他才是好的
但就因為他生病了
所以更需要人尊重他的選擇
他想吃的
〝讓他知道他還是有力量的!〞

當然剛好就好
不然我想我應該會開始喜歡生病吧
因為可以耍賴!
嘿嘿~

創作者介紹

小潔的生活記事

小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